XianYueFang

XianYueFang

手工小提琴是一件既有灵魂又有智慧的乐器,木材本身有着生命,有着灵魂,融入了我们的情感与理念,只要你每天去与她交流,终有一天她会以更美好的音色来回报于你……

Website URL: http://www.xianyuefang.com

● 前言:

  欣赏人文艺术,本来是非常个人化、主观化的内心体验。除非有特殊生存利益需求,否则一个正常人实在不必蓄意假装他热爱某种人文艺术。当然了,艺术素养是可以后天学习的,别有居心地接触人文艺术,学习得法照样可以获得很准确的艺术眼光。不过,在我个人喜好的古典音乐界中,最常面对的就是这种《入门问题》,彷佛正常人特别需要去学习如何欣赏古典音乐(即使自己并不喜欢)!

     一位西方著名音乐评论家说,如果把帕格尼尼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仅仅称做D大调协奏曲的话,那就是对这部作品的大不敬了;这不是一首协奏曲,而是一匹喷火的战马,帕格尼尼骑着它驰骋于欧洲大陆,所向披靡。

     从1828年到1834年,帕格尼尼先后在奥地利、捷克、波兰、德国、法国、英国演出,每到一地,就会在当地掀起一阵“帕格尼尼热”,“小提琴魔鬼”是人们议论的中心,商贩们趁机发财,出售印有帕格尼尼肖像的手帕和领带,还有帕格尼尼牌的糖果、点心、甚至牛排。当今“追星族”的摩登风景,早在那个时候就上演过了。

  雅莎·海菲兹(Jascha Heifetz,1901-1987),杰出的美籍俄裔(一般这么认为,事实上海菲兹出生在立陶宛)小提琴家;二十世纪最为优秀的小提琴家之一,其实省略掉“之一”也绝不为过。海菲兹的演奏技巧和演奏速度是绝无伦比的,他演奏的小提琴协奏曲常常把自己的技术发挥到了极致是二十世纪的帕格尼尼也是二十世纪的小提琴之王!

  《约夏·贝尔 陈其钢:金陵十三钗电影原声带》电影音乐准备工作是从2008年11月开始的,至2011年11月终混结束,整整历时3年整。之所以花这样长的时间,除了认真之外,还因为《十三钗》的故事涵盖的文化和历史信息之广,远非一个人凭借有限的知识和技能可以胜任。故事牵涉到的人物有美国人、中国人、日本人,而且几乎所有的人在电影中都要唱歌。我们的音乐必须兼顾到13位风尘女子的世俗气息,儿童唱诗班的天真无邪,天主堂的宗教背景,美国嬉皮士的明朗直率,国军士兵的血气方刚和日本侵略者的残暴。不同文化和理念之间的互相冲撞,全部集中在日军围困下南京城的一座天主教堂中。

  去年在美国拜访一位教授时,他家的环绕音响正好在播放我十分熟悉的贝多芬《第三小提琴协奏曲》,我们的谈话自然转到了古典音乐、转到了贝多芬。他说:“贝多芬是美国人的偶像。”见我似乎并不苟同,他又笑着说:“你可能不这样认为,但这是真的。”

  空旷的舞台上,只有几把座椅,不见人影。隐约舞台左侧响起鼓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只见一位高个男子从舞台左侧走出,边击鼓边走向舞台中央,而后又转身招手,一、二、三、四、第五位,“穿越巴洛克——丹尼尔·霍普音乐会”开场亮相!真是别出心裁。

   巴洛克在音乐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巴赫、亨德尔、维瓦尔第……群星璀璨,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音乐会上,除了以上几位,更多是平时难得一见的巴洛克作曲 名家,如西班牙迭戈·奥尔蒂斯、意大利安德烈·菲尔科尼尔、德国约翰·保罗·冯·魏斯特霍夫、意大利尼古拉·马蒂斯、法国琼-玛丽·勒克莱尔,还有爱尔兰 民谣《绿袖子》……让我们领略了天高云淡、清风明月、悠闲淳朴的巴洛克风韵,即便是维瓦尔第《D小调双小提琴奏鸣曲》中表现人性情感痛苦、甚至魏斯特霍夫 表现战争场面的《威严之战》,其音乐的激烈程度远不能与古典、浪漫时期相比。因此在快节奏的红尘滚滚的当下,聆听这些巴洛克曲目,尤显舒心清耳。

   音乐会的主角和中心自然是小提琴家丹尼尔·霍普,曾在唱片中欣赏过他出色的琴声。音乐会中他还做起了主持,对作曲家和曲目作了风趣幽默的解说,拉近了巴洛克与听众的距离,仿佛几百年前的音乐是为现代人写的。他的演奏完全融入乐队中,独奏部分很少(琴声浓郁淳厚如中提琴),即便到了返场,也没来一段独奏, 不免让人有些遗憾,真是惜“墨”如金。须知光临本场音乐会的听众,主要也是冲着他来的。其他五位乐手分别是古钢琴、第二小提琴、大提琴、琉特琴、鼓手。这 六人组合的演奏灵活多样,情趣盎然,配合默契,富有现代气息。印象尤其深刻的,当属那位高个子的鼓手,手上功夫相当了得,多样乐器在他手中被玩得出神入 化,精彩至极!

  音乐会压轴曲目是巴赫《咏叹调》。在演奏了整整一台巴洛克音乐后听巴赫,不得不由衷感叹:还是巴赫最伟大!

 “请别用‘大师’称呼他。”资深音乐人华羽斩钉截铁地对记者说。

  作为世界顶级小提琴演奏家帕尔曼的乐迷,华羽早在9年前就曾在北京听过帕尔曼音乐会,听说帕尔曼将于10月18日在深圳音乐厅举行音乐会的消息 后,她的第一反应还是“绝对不能错过”。但是当记者就大师来深这事采访她时,她的说法却让记者大跌眼镜。“在国内音乐圈内,我们都避免使用‘大师’这个词,因为这种称呼已经泛滥了。从事音乐的人可以分为‘匠’和‘家’,帕尔曼绝对是当之无愧的音乐家”。

   在浩瀚的音乐作品中,我特别喜欢贝多芬的《C大调钢琴大提琴和小提琴三重协奏曲》,这部精彩绝伦的作品中有大气辉煌的皇者风范,有深触灵魂的对话,有生 与死哲理的沧桑感悟,它表达的内涵意蕴是有很大深度的。这部作品我听过多个版本,尤其对弗里乔伊指挥的DG版本,可说是百听不厌。

  第一号勃兰登堡的旋律同样出现在第52康塔塔“虚伪的世界,我不相信你”("Falsche Welt, dir trau ich nicht", 1726),以及第207康塔塔“调谐不同的琴弦”("Vereinigte Zwietracht der wechselnden Saiten", 1726)当中,作为其中序曲和利托奈罗的基础。有一个早期版本,BWV.1046a,以前和管弦乐组曲编在一起,为BWV.1071。

  1675-1741,巴洛克时期意大利著名的作曲家、小提琴家。他出生在威尼斯一个普通乐师的家庭里。维瓦尔第的父亲是威尼斯圣马可教堂乐队的小提琴手。幼年的维瓦尔第成长在威尼斯浓郁的音乐文化氛围里,显示出非凡的音乐才能,到十岁时,他已经能代替父亲在教堂里演奏了。十八世纪初的一本威尼斯旅游手册中记载:“……最佳小提琴手巴蒂斯特·维瓦尔第和他的儿子安东尼奥·维瓦尔第”的词句。维瓦尔第十五岁受戒,1703年领受神职,但当时这并不表示他已当神父,只是为了稍微提高一下自己的社会地位。当他18岁时接受更高一级的圣职(副助祭)时,维瓦尔第才力下心当神职人员。他在附近的两个教区接受了神职教育(神学)并毕业。25岁时,维瓦尔第成为神父。由于他生有一头红发,人们都称他为“红发神父”。接着他就当上了S. Maria della Pietà教堂的神甫,并且在教堂属下的女童音乐学院中当小提琴教师。在维瓦尔第的悉心指导下,孤儿院乐队和唱诗班的水平蒸蒸日上,他本人作为一个作曲家和小提琴演奏家的声望也越过了阿尔卑斯山,一些爱好音乐的贵族千里迢迢来到威尼斯,只是为了聆听他演奏小提琴。在维瓦尔第任教近四十年的时间里,大量音乐作品源源不断的从他的鹅毛笔端流淌出来,最出色的还是他以富于民间色彩和生活气息着称的器乐作品。他一生写了近500首协奏曲和73首奏鸣曲,此外,还作有歌剧十余部,以及康塔塔、经文歌等。其中相当一部分在他在世时就出版了,包括他的最著名的作品小提琴协奏曲《四季》。

  • «
  •  Start 
  •  Prev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Next 
  •  End 
  • »
Page 1 of 8
You are here: XianYueFang